路氹城某大型娛樂場監察部機房日前發生離奇盜竊事件,連接伺服器的卅二個硬盤遭人偷走,價值六萬四千元。相關機房是否已運作,硬盤內有否任何資料及失竊事件會否影響賭場監察運作,司警仍需調查,暫未有進一步資料。
檢察院消息:檢察院日前完成一宗信任濫用案的初步偵訊工作,涉案的一名嫌疑人,已被採取羈押的強制措施。案情顯示,涉案的一名本澳女子李某,三十一歲。二0一0年十二月起由其在本澳某遊樂場貴賓廳任職經理的胞妹介紹到該貴賓廳任職賬房職員,負責替客人存、取籌碼及處理賬戶籌碼及現金事宜
據葡文報《澳門論壇日報》報道,新濠博亞娛樂公司已向澳門特區政府正式提出申請,在路氹城星麗門發展項目加入博彩元素。知情人士透露,該項申請應該是在經濟財政司司長譚伯源於去年12月1日表示,博彩監察暨協調局當時還未有收到星麗門項目加入博彩元素的申請之後提出的。
今年2月,澳門警方破獲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起克隆賭場案,讓五光十色的澳門再次回歸人們視野。 “內地”這塊籌碼,會押賭澳門多久的未來?情節如好萊塢大片,道具齊全逼真,場景精心佈置,表演驚心動魄,涉案金額也令人咋舌,為近年之最。翻檢案件歷史,不過是近年來一幕幕類似橋段的翻版和升級。而揭開其詭異奇幻的外衣,內核都是“內地人騙內地人”的淘金遊戲。
江苏无锡男子乔盛迷上赌博,多次出入澳门赌场下注,在输光本钱后,该男子利用业务员身份挪用了公司货款近500万元欲翻本,不想东窗事发,身陷囹圄。29日,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以挪用资金罪判处乔盛有期徒刑6年。
新濠国际发展昨天(3月28日)公布去年净收益达「破纪录」的38亿美元(304亿澳门元),按年上升45%。
潜入澳门,克隆出假赌厅,让上钩者一次即“输”千万;或者干脆换了真赌厅的“心脏”发牌机,高科技作弊,2小时内“赢”了庄家2900万。内地犯罪分子导演的濠江奇谭,近年让澳门警方屡创诈骗案破案纪录,也让港片银幕上的“老千”黯然失色。他们何以刷新了澳门百年“老千”历史?会否影响澳门赌业未来生态?
政府早前透露今年將完成一至兩幅博企土地批給申請,澳博董事蘇樹輝表示,澳博已向政府提交路氹新發展項目計設圖則,預計項目總投資額不會超過200億元,以澳博財力資金完全沒有壓力,毋需供股。
一名賭廳小股東涉私吞賭客還予賭廳的四十萬元,多次託辭交數後,更逃離本澳;該男子於日前從珠海回澳時被司警識破將之拘捕,該案交檢察院偵辦。
金沙中國近日邀請來自台、中、港、日、韓、新、印度等亞洲地區媒體及旅遊業者,共計超過八百多人來澳,優先體驗將於下月十一日開幕的金沙城中心。
1名港男日前於新口岸娛樂場內結識1名內地女子,懷疑被該女子偷去酒店房內15萬元籌碼,涉案疑人仍然在逃,司警列作盜竊案處理。
澳門賭博業管理與公司IGamiX社長李忠良昨向傳媒談及,推算至今年年中的過去1年,按澳門博彩業務的增長速度,預計總收入很有可能超越美國,達到360億美元左右。他又指出:澳門未來在亞洲區內肯定遇上眾多競爭對手,倘依賴中國內地客源,相信不能令澳門博彩總收入有如斯大幅增長。
由美國博彩協會及香港勵展博覽集團合辦的「澳門─2012年亞洲國際博彩博覽會」,將於5月22日至24日假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舉行,主辦方稱,將有超過20個國家或地區約110多個參展商參與。
一名賭場貴賓廳女經理,在工作中利用職權上方便「標松柴」串謀親妹、友和多名「疊碼仔」將五千多萬元港幣公款轉入自己名下據為己有。
前莊荷“唔熟唔食”,兩年內先訛稱透過親人購買基金可獲豐厚回報,以及虛稱認識房屋局人員可代購經屋,共騙取舊同事共一百三十五萬,昨於初級法院應訊時否認所有指控,法庭聽取事主及其他證人口供後,將案件訂於下周五宣判。
根据财政局星期二(3月21日)公布的数据,澳门特区政府今年首两个月的博彩直接税收入按年上升29.2%至175亿澳门元(21.87亿美元),较去年同期46.4%的增长率显著放缓。
博彩業近幾年來高速發展,賭場外圍利益水漲船高,不斷擴散,加上內地來澳賭客越來越多,透過賭場放貸、境內收數、追收賭債等環節,目前已在一關之隔的珠海形成一條黑色利益鏈,尤其是追收賭債日趨專業化和集團化。圈中人透露,當地十餘個與本澳對接追收賭債的幫派勢力相當活躍。
根据澳门统计暨普查局星期一(3月19日)公布的数字,于2011年年底,澳门博彩业共聘有50,198名雇员,按年增加12%,占澳门总劳动人口的14.5%。
銀河集團去年純利上升兩倍,副主席呂耀東預期今年本澳博彩業仍會有逾兩成增長。呂耀東昨日下午於澳門銀河度假村接受本澳傳媒訪問,對澳門銀河度假村去年才開幕,即為集團帶來巨額利潤,呂耀東表示仍需努力,因為旅客留澳時間仍未過兩天。
美國商人艾德森(Sheldon Adelson)不僅是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Las Vegas Sands)負責人,更有一個響亮的名號稱為「美國賭王」,但台灣商人郝皙生日前將他告上澳門法庭,指艾德森及其所屬的金沙集團,在2001年合組團隊競投澳門賭牌的過程中背信違約,要求補償3.75億美元,折合澳門元30億元或新台幣約110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