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近日有女莊荷在工作期間遭內地賭客掌摑事件,博彩企業員工協會昨日召開記者會,總幹事蔡錦富指出,博彩員工工作期間遭客辱罵及襲擊的個案呈上升趨勢,促請政府、公司重視,並提供一個安全、健康工作環境予員工,同時考慮建立客人黑名單,禁止有襲擊員工前科的賭客進入賭場。
永利皇宮、巴黎人先後向政府提出賭檯申請,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表示,當局近日已收到巴黎人賭檯申請,博監局正在綜合分析,有結論會盡快對外公佈。至於寄望博彩業V形反彈不實際,以L形走向為主,但外圍不斷有新的不穩定因素出現,L形時間比預期長。
統計暨普查局消息:統計暨普查局資料顯示,今年6月參團旅客有57.1萬人次,按年減少20.7%,按月則微升0.7%。來自中國內地(44.2萬人次)及台灣地區的參團旅客(3.4萬人次)按年分別下跌24.1%及27.0%,而韓國團客(3.1萬人次)則錄得125.8%的升幅。上半年參團旅客共343.1萬人次,按年減少31.2%。
自賭權開放以來,莊荷、賬房員工等涉及偷籌碼的案件時有發生,而大多數個案都與其染上賭癮,急於再搏殺翻身或償還賭債有關。
銀河娛樂集團(「銀娛」)宣佈根據「特別獎賞計劃」之條例,將向高級經理及以下之合資格全職員工於本月二十九日發放相等於一個月基本月薪及保證小費(如適用)的特別現金獎賞。凡於二0一五年七月二日或以後入職的合資格同事將根據其服務日數比例獲發現金獎賞。
行政長官崔世安在回應議員關翠杏關於外僱政策和本地居民向上流動的問題時透露,就現時博彩企業第二輪大型建設相對完成後,政府將全面檢視外僱的比例,以期完善有關的管理。
金沙中國昨隨母公司公佈第二季業績,季內總收益淨額為14.8億元(美元,下同),按年減16.4%;收入淨額2.37億元,按年跌39%。經調整物業EBITDA為4.87億元,正常化經調整物業EBITDA則為4.95億元。
兩個博企項目將前後腳登場,能否形成疊加的新場效應,炒熱市場氣氛,吸引旅客嘗鮮,還是供過於求,引發不良競爭,外界拭目以待。
金沙中國業績略優於市場預期,加上上月中場收入按年回升,投行又預料七月賭收達185億,按年跌幅收窄至跌1%,刺激一線濠賭股向上,升幅4.2-7.3%。
金沙中國有限公司(1928)舉行巴黎鐵塔探索之旅,邀請本地、香港及內地媒體率先參觀巴黎鐵塔。金沙中國總裁王英偉表示,巴黎人將於九月十三日開幕,今起接受網上預訂酒店客房。即將向政府遞交賭檯申請,但不便透露申請數量,希望政府審批時考慮公司在非博彩方面的承擔,但政府最終“批幾多都滿意”。
三名內地男子疑“睇中”內地男事主不懂賭博,一日內兩次遊說事主出賭本並交由其中兩人代賭,成功騙取事主三萬多港元。司警接手偵查,拘捕其中一人,追查餘下兩人。 被補內地男子姓陳,三十八歲,報稱無業,司警以詐騙罪將其移送檢察院處理。
一名內地商人涉在新口岸一娛樂場以偽造的千元港幣兌籌碼被揭發,案件交由司警跟進。涉及將假貨幣換手內地男子姓孟,卅八歲,商人。案件已移送檢察院偵訊。
威尼斯人娛樂場日前推出的一項將監場主任調配為「莊荷」的自願性計劃,吸引了過百名員工參加。在職位﹑薪酬及年資不變的情況下,近日有博企推出一項自願性計劃,讓娛樂場監場主任回到賭桌擔任「莊荷」。
一名本地男荷官疑串謀賭客“以少換多”籌碼,司警接手偵查案件,有人承認今年至少作案三次。賭場損失仍在點算中。被捕本地男子姓關,二十八歲,報稱荷官;香港男子姓梁,六十四歲,報稱無業,司警以公務上之侵佔將兩人移送檢察院處理。
司警在周日凌晨一時許接報到中區一娛樂場處理一宗監守自盜案件,探員透過娛樂場錄影帶得知,涉案荷官疑在當值期間為案中梁某兌換籌碼,時在收到一千元港幣後為梁兌出五萬元現金碼,娛樂場損失四萬九千元。
博監局長透露將修訂《規範進入娛樂場和在場內工作及博彩的條件》法律,其中一大方向是研究禁止博彩從業員工餘時間進入賭場,目的當然是減少從業員因近賭而沾染惡習,繼而引發自身、家庭、博企甚至社會問題。
回顧上半年,環球經濟環境仍不明朗。美國經濟數據較預期遜色,增長動力減弱,主要是受制於企業投資和出口的收縮。歐元區經濟較前期略增,但社會仍然面對高失業、高債務、難民和地緣政治的問題。加上近期英國公投成功“脫歐”,英鎊兌美元之匯價隨即跌至三十一年低位,穆迪評級對英國銀行系統前景展望為負面,並且預計英國經濟增速放緩。
在中央政府強勢反貪與整頓金融等政策下,澳門賭收亦應聲大幅下跌,然則其中反映了過往本澳賭業不少中介人涉及不規範等問題,而中央之前也一再要求特區政府加強對博彩業的監管。
善明會昨日舉辦陽光家庭二零一六「反斗工作坊」,出席活動的立法議員陳美儀就氹仔北京王府大飯店被查封接受訪問稱,事件或對澳門旅遊形象有影響,建議政府和旅遊業界多做宣傳,令外界明白是次只是個別事件,澳門其他酒店安全。
澳人對賭博絕非“百毒不侵”,近水樓台的博彩從業員更甚。當局昨表示正研究修法禁止博彩從業員在工餘時間進入賭場,博監局長陳達夫承認已與相關團體、公司會晤,至於禁入對象僅面對莊荷,抑或所有博彩從業員?尚未定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