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界:日開賭對澳影響微

2017年1月9日

日本通過賭場合法化法案,對博彩一業獨大的澳門有威脅?出席澳門論壇的學者和業界認為不致有太大影響,但贊成可以調整博彩稅制,將貴賓廳與中場的稅率分開計算,增加本澳博彩業的競爭力。

 

昨日上午十一時假黑沙環公園舉行的澳門論壇,邀請立法議員兼澳博常務董事梁安琪、理工學院博彩教學暨研究中心教授王長斌、博彩中介人協會會長郭志忠、負責任博彩協會理事長宋偉傑,討論日本開賭帶來的影響。

 

梁安琪表明,澳博未考慮過在日本開賭,對澳門堅持“取之社會、用之社會、回饋社會”的理念,發展基地設在澳門的原則不改變。日本起碼要到二○二○年、甚至二○二二年才能開賭,屆時澳門博彩業昇華到另一階段,看不到會有很大影響。郭志忠相信,生意人主要看利益,日本要發展到澳門博彩業的規模並非三年兩載能做到,尤其考慮政治因素影響,暫時未聽到有業界打算轉移生意到日本。

 

王長斌推測,看不到內地經濟今年會有強勁反彈,因此賭收“有個位數增長已經不錯”。日本距離澳門、中國大部分主要城市不遠,且是受歡迎的旅遊城市,開賭對澳有一定影響。本澳中場客主要來自廣東,問題不大,但對較易移動的貴賓廳客人吸引大,相關業務會有較大影響。宋偉傑直言,本澳服務質素較日本遜色,在其開賭前提升本地博彩業和其他行業的服務質素相當重要。

 

多名嘉賓支持博彩業有空間調整稅制。梁安琪首先表態,認為政府應該思考,將來周邊地區的博彩業發展對澳門帶來的影響。郭志忠稱,每個地方的稅制不同,但澳門是最高的。東南亞賭業針對內地豪客,因稅制較低,貴賓廳業務為澳門獨有,且經營成本比中場高好多,“既然大家成本不同,係咪應該分開計?設為比例稅制?”令中介人收益的空間增加,相信有利本澳貴賓廳競爭業務。

 

王長斌認同,目前本澳博企需被徵收將近四成的所得稅較高。倘澳門博彩處於壟斷地位,稅高問題不大,但鄰近競爭對手增加,國際競爭對貴賓廳影響大,澳門的稅制較高會影響競爭力,中介人帶客人到其他地區消費。認同可考慮調整稅率,包括將貴賓廳、中場的稅率分開調整。但對於調整稅率至多少,他稱難以科學計算,縱觀其他國家的稅制,也受政治因素影響較大,難以說調整到多少算合適,總之讓中介人帶客人到其他地區感覺無利可賺。

1
- 即日起至 2017年12月31日 (還有309日)
- 即日起至 2017年12月31日 (還有309日)
- 即日起至 2017年3月29日 (還有3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