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業去蕪存菁重新出發

2017年4月7日

賭收回升已持續半年,此勢頭下,博企刷新紀錄的銀團貸款獲得超額認購,無疑是市場投向澳門博彩業的信心一票。如前所述,此輪博彩業復甦並非簡單回到好景,而是行業轉型成功重遇經濟景氣。如果上一輪賭收狂飆,曾讓社會產生擔憂,則這一輪重新攀升,也許市場信心相對較強。

 

上一輪賭收急升,是本地賭業開放適逢內地政策加持,行業急速擴張對本地和內地的管理都產生衝擊,來不及加固的資金閘口和種種制度漏洞,造成大量賭資流向澳門賭場,龐大資金流亦衝開了許多制度缺口,讓問題充分暴露。

 

其中一個行業最大隱患,無疑就是“貴賓廳和豪賭客”這個高收入且高風險組合,隨着內地打貪、經濟走疲、金融制度完善和打擊地下錢莊,資金鏈應聲斷裂,印證有關業務雖然規模龐大,但深受經濟和政策影響,十分脆弱。博彩業高收的十年,是建立在流沙之上,問題和風險被源源不絕的資金流暫時掩蓋。

 

經歷兩年經濟深度調整,內外制度完善,行業去蕪存菁,博企業務轉型,問題被逐步解決,基本上就是一個去泡沫和去風險的過程。其中,大衆市場的擴大和鞏固,無論對博企的非博彩收入和中場收入的貢獻,都讓行業的發展根基更牢固,減低了政策風險。大衆市場和豪賭市場的相對均衡,非博彩收入逐步爬升,亦加強了行業抵禦經濟景氣的體質。重視大衆市場,意味着行業需要着重服務和更廣泛的市場營銷,這對於澳門應對周邊地區開賭非常重要。

 

博彩行業轉型仍在路上,但旅客持續增加、中場和貴賓廳賭收同步上升,證明行業轉型奏效,足以增加投資者對澳門博彩業前景的信心。除此之外,博企在政策的鼓勵下,積極擁抱社區的舉動,也減低了博彩行業一旦重新爬升,再對中小企業產生排擠作用的可能性。不用歷史證明,長達兩年的深度調整,對行業對社會深有好處。

 

 

春耕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