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權開放十年亦盛亦憂

發表帖子
来源:轉載

澳門博彩業自二○○二年開放後,走過璀璨且不平凡的十年。被譽為東方蒙地卡羅的澳門,結束了四十年的博彩業專營權後,賭牌一變六,隨即迎來井噴式的增長,迅速登上世界第一賭城的新台階,社會由回歸前暮氣沉沉,到今天煥發出處處生機。

這種脫胎換骨的變化,對於澳門人而言,十年發展之路好比走了數十年的光景,由充滿期盼的轉變,到今天卻流露愛恨交織的矛盾。今年為慶祝澳門日報創刊五十五周年而出版的《澳門手冊》,重溫了博彩業開放十年的輝煌,剖析了博彩業發展對社會帶來的變化,既喜還憂。

由三百億到三千億

開放賭權是回歸以來最關鍵且影響最深遠的政策,不僅扭轉回歸前連續四年的經濟負增長,各項經濟指標猶如坐直升機,從博彩收入由○二年不足三百億元,到一二年已突破三千億元大關。憑着博彩業的帶動,澳門小城名字躍然於國際舞台,成為世界第一大賭城,且成功引入綜合度假村概念,邁向了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重要一步。

由於博彩稅收水漲船高,澳門特區政府亦陸續推出多項惠民措施,包括十五年免費教育、現金分享及醫療券,調升多項社會福利如敬老金、養老金及維生指數等。

然而,澳門經濟急速發展的風光背後,卻埋下社會深層次矛盾的隱憂,人力資源從數量到質量的挑戰,政府在外僱問題進退失據;由於政府傾斜土地資源發展博彩旅遊業,大型項目拔地而起,但發展其他基礎設施的土地卻捉襟見肘,均加深社會不滿博彩業發展帶來的擠壓問題。

澳門開賭一百多年潛移默化對賭博有“免疫力”的想法,也隨賭場遍地開花而逐漸消失,居民參與博彩比例上升、問題賭徒浮現,令社會關注。與此同時,博彩業龐大賭金來源、向周邊地區輸出問題賭博等都令澳門博彩業蒙上陰影。

下個十年賭業怎走

由於博彩業長足發展,加劇了經濟產業單一的困局,但經歷了金融海嘯引發的行業收縮、稅收銳減的危機,社會要求多元化的聲音此起彼落。政府透過發展會展業、文化創意產業,以至把博企在路氹新項目的賭檯數目與非博彩元素掛鈎等,無不推動多元化步伐,甚至橫琴新區發展,亦作為輔助澳門多元化的一環。

上一個十年,澳門依賴博彩業進入跨越式的發展,在下一個十年如何管好、用好博彩業這把雙刃劍,備受社會關注。政府已披露一五年將開始研究賭牌續約事宜,將為博彩業發展作一次整體檢閱。

中華文化異域情調

在回歸後,除了賭權開放牽動全澳的發展,中央一直希望澳門經濟走向適度多元,其中在中央大力支持下於○五年“澳門歷史城區”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亦賦予了推動澳門多元化的任務。成功申遺把澳門四百多年來沉澱的獨特文化元素推向世界,淡化了澳門純博彩形象,亦引領遊客由娛樂場所走向大街小巷,領略中華文化的異域情調,呈現出澳門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