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荷官揭開澳門博彩內幕

發表帖子
来源:轉載

曾經,在澳門從事博彩行業一年就能買一層樓,如今,澳門的莊荷們薪資已被其他行業追平,還時刻擔心被開除。從2014年6月至今,澳門博彩的收入持續下跌。面對如此頹勢,一些博彩業內人士道出了其中的緣由與內幕。

  

賭場工作一年就能買一層樓

  

2000年2月,澳門特區政府提出澳門賭權「一開三」的構想:娛樂公司續辦澳門本土(澳門半島)專營賭場,氹仔和路環的專營賭場以特許經營方式開設分店,公開招標競投。2000年12月,21家公司參與了澳門博彩業經營權的投標。專營制度的終結,帶來了博彩業的極速發展。

  

當時,澳門過往經濟發展並不暢旺,相當數量的基層家庭處於比較貧困的處境。旅遊博彩業和相關行業的快速發展,令一大批中青年得以進入薪酬相對優厚的行業工作,從而大幅改善了所屬家庭的整體收人,明顯縮減了貧富差距、改善了跨代貧窮。」

  

在博彩業千了18年的周鏽芳說,澳門博彩業剛興起的時候,賭場的薪資較為可觀。當時畢業生在銀行做事,月薪大概四五千元,但在賭場做初級莊荷,月薪就有1.2萬。當時澳門的房價也就:十幾二十萬元。

  

澳娛「一統天下」的時候,賭場的工作較為輕鬆,莊荷在賭場中也很威風。賭權開放後,新的競爭者人場,也帶來了新的賭場管理方式,周鏽芳越來越感覺到工作辛苦。「公司對員工的要求變高,尤其是外資公司,事事要以客為先。服務物件也從香港人為主轉變為內地客人為主。」周鏽芳說。

  

2002年澳門開放賭權,澳門特區政府規定「毎家吃牌公司只有權做一次轉批」,從而賭權經營的多元化才正式形成。

 

在接下來的十年間,澳門的賭場數量翻了三倍,同時,勞動力供應突然緊張,賭場之間通過加薪爭搶員工。

  

薪資高到什麼程度?周鏽芳回憶稱我都知道有人可以儲到很多錢,做這一份工一年,買了一層樓,是買一層樓不是供一層樓喔,是一次給錢。又不請假,入職一年,就買了一層樓,那是我的同學,跟我一起進去做。」博彩巨頭聯手內定行此薪資賭權開放之後,荷官的工作不再神秘。澳門人人家裏都有一個在賭場上班,不是親人就是朋友,賭場逐漸變得不神秘了。

  「當時有的人正在讀大學,讀了三年不讀了,就想著去博彩業做莊荷。」周鏽芳回憶。那時澳門政府不斷表示,這是個很有發展機會的行業。似乎也確實如此。

  

過去十年澳門博彩業高速增長,到2013年賭收達到3600億元的頂峰,相當於7個拉斯維加斯。澳門的博彩收人占比高達九成。在澳門,每四個勞動力中就有一個以上從事博彩行業。

  

2014年,澳門已經遠超摩納哥成為全球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甚至是香港人口密度的3倍。博彩業雖然給澳門帶來城市化的高速發展,但也使其變得沉重而刻板,像一顆正在發燙的釘子,釘在內地與海洋之間。

  

現在的周鏽芳就承受著前所未有的壓力——十年間高起的房價,普遍增長的物價水準,以及漲幅微弱的薪資。

  

「我由頭到尾都做這一份工作,可以跟你講,生活品質改變了很多,是差了很多。」周繡芳說,以前真的一個努力上進的人進來,一年就可以買一層樓了,不離一層樓’現在瀬爾是儲十年才能儲到首期,是首期而已,已經完全不同。以前沒什麼人買經屋(經濟適用房)。現在還有為了間經屋吵來吵去。「在我眼中,澳門經濟起飛了十幾倍,而生活降了十幾倍。」

  

周鏽芳認為,6家賭牌持有公司在聯手壓低賭場工作人員的薪資。「你可以看到,幾年間賭場突然間變成三四十間,是需要人手的。人手增幅那麼大,不停開賭場,不停搶人、挖角,是不是要加薪啊?但是你看到薪酬是沒加過的,由頭到尾都是,只不過每年調整5個百分點。而且有時很卑鄙,加5%,就減5%的茶錢,莊荷又說一半是茶錢,一半是底薪這樣做。」

  

周鏽芳說,如果正常情況下,怎麼可能六間博彩公司的薪資一模一樣的?「但是你見到都差不多,那我們就覺得他們是開了一個內部會議,統一了這個行業的薪酬。」

  

主要矛盾由外勞轉變為失業

  

隨著財富的積累,澳門的貧富差距和社會矛盾也在加劇。澳門的博彩從業者需要一個比工會更加敢說話的組織,於是博彩最前線獲得了越來越多的支持和影響力。

  

隨著大量無限制外勞的輸人,本地工人的就業機會和薪金直接受到了影響,尤其在經濟發展由迅速增長轉入正常發展時,本地工人面臨著嚴重的失業問題,引起了本地工人和工會社團的強烈不滿。

  

根據公開資料,澳門的人力確實供不應求。澳門的外雇數量由2010年的73665人增加至2011年12月的94028人。澳門的失業率長期維持在3%以下的超低水準,失業人口僅為7400人。這意味著幾乎全民就業,也意味著人力資源不足的情況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裏都存在,職位空缺和外勞資料也在繼續上升,矛盾未能解決。

  

10年裏,一些澳門人從不理解到轉而支持博彩最前線的活動。他們認為.,真正的矛盾爆發點,是在2010年到2014年這段。「過去沒人理他們,我都罵他們‘搞屎棍’,但是慢慢發展,他們可以和政府直接溝通,細節的東西也講得出來。哇,原來示威遊行有效的。有些事你不講出來,當沒看到。」

  

但進入2015年,澳門博彩收入下滑,外勞反而不是主要矛盾了。「現在澳門莊荷遇到的最大問題是擔心被開除。」博彩最前線發起人楊晚亭說,雖然路氹城在建的各種博彩企業專案都會需要大量人手,但由於一些項目延期,暫時出現人力資源過乘。「2014年博彩行業大發展的時候,人力嚴重不足,個個出來上街遊行都不怕,因為,覺得被一家開除還可以去另一家,但今年世道就不同了。」楊晚亭皺皺眉頭。

  

賭權剛開放的時候,莊荷還不算是一份很「濫」的職業,而且以前想去做莊荷是一件非常難的事。外界認為荷官是身份的象徵,比政府工更加威風,受人尊重。然而,現在荷官不再神秘,薪資也被其他行業追平了。

Filtered HTML

  • 自動斷行和分段。
  • Textual smiley will be replaced with graphical ones.

Plain text

  • 自動斷行和分段。
  • Textual smiley will be replaced with graphical ones.
Enter the words above: Enter the words you h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