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要在日本開賭? 淺談日本賭業

發表帖子
来源:轉載

【愛瞞來論】新濠要在日本開賭? 淺談日本賭業

文/佐和山

 

相信對日本的賭博文化,大家並不陌生,無論是從滿街的彈珠機和電子遊樂設施,或是從電影《賭博默示錄》等流行文化,但在日本的刑法典中,卻很明顯地有賭博罪的罪名,也有其他專門法規禁止賭博行為。不過近年來日本致力於發展觀光業,在「觀光立國」的號召之下,希望能夠仿效澳門設立賭場與綜合娛樂設施的輿論不斷浮上檯面。

何猷龍有意斥資50億美元在日本開賭場

 

而近日澳門賭王何鴻燊兒子、剛擔任新濠博亞主席的何猷龍在東京接受美國傳媒彭博(Bloomberg)的訪問時表示,澳門的賭業發展已到樽頸,如果日本能成功開賭,他將有計劃在日本投資超過50億美元興建賭場。何猷龍身在東京,是否為洽談在日本推動賭博事業,而外資能否在日本打開賭博市場,仍然還是未知數。 (見報道: http://goo.gl/TX1ytH

 

禁賭下的合法賭博

 

在日本,刑法明文規定賭博罪,對參與賭博者處以50萬日圓以下的罰款,對於以賭博為常習者更有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處罰;而開設賭場者更可以判處3年以下5年以上的有期徒刑,處罰可謂不輕。除了刑法的賭博罪之外,組織犯罪處罰法、風俗營業規範法等等,對於各種賭博行為都有規範以及限制。但是日本仍然有許多賭博行為是法律特許的,包括賽馬、自行車競技、賽艇、賽車、運動彩券等等都是。至於半合法的彈珠機店,則受到風俗營業規範法的限制,對於機台的構造、小鋼珠的價格,獎品的價格都有嚴格限制,除了不能直接兌換金錢之外,獎品的價格也被限制在不能超過10,368日圓,並且受到國家公安委員會的管理。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彈珠機店會提供特殊獎品,讓客人能夠到其他的古董收購店面去兌換金錢,遊走於法律灰色地帶。

 

贊成派:振興當地經濟

 

而近年來日本在發展觀光業的導向下,民間開始出現要求開放賭場的呼聲,尤其在日本爭取到2020年奧運申辦權後,要求開放賭場的呼聲此起彼落。其中首開先例的就是前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其後繼者豬瀨直樹與舛添要一也持續往這個方向推動,其他如北海道、沖繩縣、長崎縣一些收入不足的縣市,以及企圖擴大財政收入的愛知縣與大阪府,都企圖吸引相關投資;在中央層級上,日本國會內部也有不分黨派的「國際觀光產業振興議員聯盟」,企圖在國政層次為賭博產業解套,當前的執政黨自民黨與前執政黨民主黨內也有各自的議員聯盟要求修改法規、放寬賭博業的規定。而在安倍政權任內,自民黨與在野的日本維新會(後改組為維新黨)、次世代之黨(後改組為守護日本之心黨)與生活黨曾經在2013年與2015年提出「特定複合觀光施設區域整備推進法案」,而在草案的第二章就很明確提到開設賭場與設立管理委員會的方針,但兩次都未能完成審查而廢案。而在2016年1月自民黨國會議員曾經再次提出法案,但在執政聯盟之一的公明黨反對以及七月即將面臨參議院改選下,被政府直接擋下。在2020年東京奧運籌備在即的當下,即便參議院改選過後自民黨有意重推法案,賭場的建設速度、政府籌備管理單位與法規細節的討論、中央與地方接受民間申請與審核執照等行政流程,也很可能跟不上東京奧運的籌備進度。

 

反對派:加重社會成本

 

針對開設賭場的反對意見,除了以創價學會為主體的公明黨外,還有左翼的日本共產黨與社會民主黨。反對派的主要意見除了開放賭場可能導致賭博成癮者的增加外、對青少年的影響與治安的惡化、以及可能成為黑道洗錢管道都是常被提起的論點。在實際行動上,日本共產黨與日本家長會全國協議會曾經在國會三次拖延運動彩券的發行,在更早的1970年代,由日本社會黨與日本共產黨支持的美濃部達吉擔任東京都知事期間,就曾經在當選後履行政見,廢止一切由東京都辦理的公營賭博項目,都政府由賽馬、賽艇等活動中撤離,位於品川的大井町賽車場與被視為「自行車競技麥加」的後樂園賽車場都被關閉,其他位於東京都區部的競技場則民營化,不再由東京都政府經營。美濃部達吉的改革受到不少批評,除了造成對自行車競技的嚴重打擊之外,東京都政府一年除了少掉一百多億日圓的收益外,還要承受廢除競技場的經濟損失。但是放眼日本的地方自治經驗,願意放棄賭博產業收益的,也只有美濃部達吉一人。

 

關於賭博產業的利弊與合法化與否,一直是公共政策上不斷被討論的問題,贊成派的增加收益論點,與反對派的社會成本論點,不分世界各地的主張都相當類似。但是日本的特別在於:雖然法律明文禁止賭博,但是合法賭博與半合法賭博的管道卻相當多,能夠在公海上賭博也是眾所皆知的事情。嚴格來說,賭場興建與否在日本的社會並不是首要的課題,日本社會對此也沒有尖銳的討論以及強大的反對運動。但是否就能代表澳門賭資能夠順利結合其他外資,順利搶灘日本市場?這是需要持續觀察的課題。

 

(僅代表投稿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