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日本開賭會否對澳門賭業構成威脅說起

發表帖子
来源:轉載

從日本開賭會否對澳門賭業構成威脅說起 博言

 

最近日本國會通過賭場合法化法案,這是近年亞洲地區隨著新加坡合法開賭之後,再增添一個國家地區透過合法化開設博彩業,並且來勢凶凶,有報導指日本的第一間賭場將會最快於五年後開業,作為「安倍經濟學」的利箭,有預期當地博彩業的年收益可望高達四百億美元,民間則擔心會動搖澳門全球最大賭博市場的一哥地位。

 

但是有賭業界認為,澳門有自身優勢,日本開賭不會嚴重打擊當地賭場業務,澳門政府已屏氣斂息,密切關注這個來勢洶洶的新競爭對手。經濟財政司司長日前則指出,澳門博彩業面對世界不同地方的競爭,特區政府需緊密觀察,從而評估澳門博彩業的國際競爭力,特別是如何向優質、誠信及健康有序等方面發展。可見,日本開賭將會是狼或是虎,對於本澳而言,相信未必會影響到本澳博彩經濟的發展。

  

俗語有說,生意淡薄,不如賭博。曾貴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日本,如今竟要靠賭為生,其處境之窘迫可想而知。日本為了刺激長期低迷的經濟,決定開設賭場招徠遊客,據說每年收益可達四百億美元,日本當局將之包裝成「安倍經濟學」的利箭,而且是經濟增長戰略重點,真可謂王婆賣瓜,自賣自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早於前年,已大力支持發展日本博彩業,認為是經濟增長戰略重點,賭場法案在執政自民黨等護航下終獲通過。

 

香港里昂預期,日本賭場按年盈利可達四百億美元,有機會取代新加坡成為亞洲第二大博彩中心。有學者則認為,實際上,自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泡沫爆破後,日本經濟一直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二十多年來不知換了多少位首相,推出多少刺激措施,依然藥石無靈。即使安倍上臺後拋出「安倍經濟學」,吹得天花亂墜,還是無濟於事。說穿了,「安倍經濟學」並非甚麼靈丹妙藥,無非就是寬鬆貨幣政策、擴大公共開支、經濟結構改革,美其名曰「三支箭」,可惜這三支箭既不準也不利,安倍黔驢技窮,只好將希望寄託在賭博上,簡直到了病急亂投醫的地步。很明顯,日本的如意算盤是倣效澳門和新加坡,以豪華的賭場度假區吸引遊客,以此帶動旅遊業以至整體經濟,主要目標顯然是財大氣粗且無賭不歡的中國遊客。這個算盤無疑打得很精,但能否如願以償,不能不令人懷疑。

 

有分析估計,日本如能趕及二○二○年東京奧運前興建賭場,招徠中國富豪等世界各地賭客,有助達到年吸二千萬遊客的目標。不過,由於法案中綜合度假區的細節需時擬定,第一間賭場料需等到二○二一年或以後才可開業。但不少海外博彩公司已覷準當地旅遊業興旺,對在日本投資興建賭場引頸期盼,包括美國賭場酒店集團永利度假村和美高梅等。日本多地均希望搶頭啖湯興建賭場,其中橫濱、大阪是大熱選址,長崎、東京俱有潛力,北海道多個城市亦興味盎然。

 

對於日本一頭紮進了價值或達幾十億美元的博彩行業。日本國會眾議院日前在激烈的爭論聲中通過了一項延宕已久的法案,廢除了賭場禁令,為賭場經營合法化鋪平了道路。有分析稱,無論對希望吸引中國等國際遊客的安倍晉三政府,還是一直覬覦日本賭博市場的國際巨頭來說,該法案的通過都是一項重大的勝利。支持者認為,允許賭場在日本合法經營將幫助實現安倍到2020年吸引4000萬遊客的增長戰略目標。部分源於來自中國的激烈競爭,隨著消費電子等產業勢頭減弱,旅遊業已經發展成該國一股強大的勢力。今年,日本吸引了超過2000萬外國遊客,其中許多是來自中國的新興中產階層。法國里昂證券本月一份研究顯示,在日本人口密集的地方開設兩家綜合性賭博度假村,就足以帶來100億美元的收益;若賭場遍佈日本各地,該行業的潛在價值將高達300億美元。不過,也有反對者指出,因中國經濟增長放緩、過度投資,亞洲博彩業的發展總體上已經失去了勢頭,而日本把賭博合法化將犯下同樣的錯誤。另外,除澳門和新加坡外,韓國和菲律賓也在興建自己的賭場,吸引著同一群中國人。

 

對於日本開賭的問題,其實日本民間擔心開賭會催生沉迷賭博、洗錢犯罪等問題,惟備受爭議的賭場法案最終未對國民入場等設限。日本律師聯合會日前發聲明抗議,指摘立法過程倉卒,認為這種首次正面認可民間賭博的做法,為刑事司法政策帶來巨變,應慎重審議;惟審議過程時間太短,批評之前提出各種問題根本未研究出解決良策。日本放送協會民調顯示,當地僅一成二人贊成通過賭場法案,四成四人反對,其餘則沒有意見。投注彈珠機和賽馬位列日本人的消閒開支前列,有人認為開賭場或可從他們口袋裏掏錢,以刺激經濟;但賭博成癮的人或因而增加。日政府早已派人取經,望效法新加坡開賭後帶挈旅客大增的成功例子;避免南韓賭場非但沒預期中經濟效果,亦令病態賭徒愈來愈多的失敗例子。

  

對於日本賭場合法化在日本民間也很受質疑。一些媒體評論稱,此舉相當於“打開潘多拉的魔盒”。他們指出,日本已經是個賭博成癮率極高的國家,合法化賭博不僅會增加這一趨勢,還會帶來有組織犯罪等社會問題。日本廣播公司的國內民調顯示,44%的日本民眾反對賭場合法化;只有12%的人支持,另有34%的人舉棋不定。不過,取消賭場禁令不意味著任何人都可以在日本開設賭場。

 

據報導,日本政府可能會向兩到三家集賭場、酒店、會議中心、購物中心於一體的綜合性度假村發放牌照;另外,對競標、發放牌照過程以及賭場運營的監管細節,預計國會將於明年出臺單獨的法律。一些分析師因此認為,賭場真正在日本開始營業可能要等到2023年。在日本,已經有一些類型的賭博活動取得了合法地位,比如賭馬、賭自行車和船艇比賽等。該國還有一種類似於彈球的賭博遊戲彈球盤遊走在灰色法律地帶,生意非常紅火。日本生產力中心數據顯示,去年日本彈球盤行業收入超過了2000億美元,而內華達大學數據顯示,同期美國博彩業收入僅為400億美元;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數據顯示,澳門同期收入為290億美元。

 

對於日本批准開放賭業,有輿論憂慮或會令澳門情況雪上加霜。不過,有澳門博彩業人士指,在二○三○年之前,日本開賭對澳門來說也不會有大影響。有分析認為,日本希望倣效新加坡和澳門,以豪華絢麗的賭場度假區吸引遊客,振興當地旅遊業以帶動經濟,尤其瞄準內地市場,此舉明顯「搶客」,或影響澳門博彩業。有業界代表認為,內地人經濟能力較強,博彩業聚焦華客理所當然,惟他反對內地打貪是澳門博彩業收益大跌主因的說法,他認為全球經濟不景氣才是主因。

 

日本開設賭場未必對澳門賭業構成威脅,並指一個國家由零開始躋身賭業界,一般需時至少五年才可上軌道,預期在二○三○年前,對澳門不會有太大影響。即使有影響亦只屬短期,因為中國與日本的文化差異,內地顧客始終都會回流澳門耍樂。百家樂賭枱幾佔澳門賭場約九成生意額,而百家樂也是內地人最愛的賭博項目,但日本人偏好彈珠機,此文化差異或未能長期吸引到華客。

 

其實,在我們中國有這樣的說法,中國的賭徒“無賭不賭”。除了賭場賭博,中國的賭徒身在國內,也能參與境外賭博,什麼賭球、賭六合彩。廣東毫無疑問是中國內地地下賭球最嚴重的地區,與它毗鄰的澳門是亞洲惟一允許賭球的城市。現在能賭的球賽眾多,基本每天都有比賽下注。根據澳門賭博公司網上發佈消息,每週來自內地的平均投注量超80萬人次,金額超1億人民幣。有報導指,中國陷入境外賭場包圍之中。

 

從上世紀90年代初,中國周邊形成從朝鮮、韓國、日本、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緬甸到越南、印度、俄羅斯,並一直延伸至澳大利亞及歐美的龐大境外“賭博網”。連保守的新加坡都取消禁賭令,開設兩座賭城。蒙古不甘落後,在中蒙邊境城市開設一個有賭場、賓館、購物中心一體的現代化機場。越南不僅沿中國邊境成線的設立賭場,還在沿海地區創新出“漁船賭場”。印度2006年更在果阿開設十個賭船。所有這些賭場,“目標主要中國人”,中國陷入了境外賭場的包圍之中。周邊國家賭場幾乎全是中國賭徒。無論漢城的華克山莊、濟州的天堂樂園,還是越南“利來國際博彩俱樂部”等著名賭博場所,都明確規定:本國人不得入內。就是距中緬邊境幾公里的緬甸孟拉城內賭場林立,賭徒九成以上是中國人。在中國周邊國家的賭場內,烏泱泱幾乎全是中國人。新加坡“雲頂”賭場的發牌手和管理人員都為當地華人。就連印度的發牌手也能說漢語普通話和粵語等方言。就連極其封閉的朝鮮,也專為中國遊客紛紛建立賭場,其中的建在海邊的英皇娛樂酒店為羅先市的指標性建築,到這賭博的全是大陸遊客。

  

值得一提的就是,賭博危害極大,它不僅敗壞社會公德,衝擊按勞取酬的社會秩序,消磨個人意志,讓人傾家蕩產,激化家庭矛盾,引發家庭悲劇,且滋生搶劫、盜竊等各類刑事犯罪,嚴重威脅社會治安,引發極大的社會不穩定。有報導指,年流失境外賭金超6000億元。2005年由北京大學中國公益彩票事業研究所提供數據:每年中國內地通過境外賭博、網路賭博及地下六合彩等各種管道,流失到境外的賭博資金超過6000億元。

 

據不完全統計,光每年“網路賭球”從中國就“抽”走上千億資金。近年來,出境賭博經多次專項整治有所好轉,但據英國《經濟學家》雜誌:澳門2011年前11個月博彩業收入比去年全年多44%;博彩業規模億相當於拉斯韋加斯4倍。在澳門11個月博彩收入的235億美元中,豪賭的內地賭徒貢獻率為72%。光澳門一地這72%,那可就是1200億人民幣。國外研究機構統計,到2010年,國外賭場仍年吞噬中國230億美元。同時,賭博極易引發經濟犯罪和職務犯罪。幾乎所有官員出境參與豪賭,其賭資全部來自非法所得。中海集團韓國釜山公司原財務經理李克江貪汙5.2億元,並被賭博揮霍一空;原重慶市委常委張宗海,動用兩億多元公款參與境外賭博,輸掉1億多元;郴州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主任貪汙挪用住房公積金1.2億,一億轉至境外賭博輸掉;賭博還可變相受賄,梅州市五華縣一下免職了財政局局長、科技局局長等8人,其原因竟是利用賭博受賄。僅一個遂寧市2003年至2005年,反貪局查辦的近百起貪汙、挪用公款案中,就有15起案件涉及18名犯罪嫌疑人用公款賭博,占同期同類型犯罪案件的19%。賭博,已成為職務犯罪的一個重要誘因,由賭博引發的經濟犯罪和職務犯罪,也成當前官場腐敗的一大特點。

 

本澳的博彩收入連升四月,最近有投行指十二月上半月日均博彩收入較去年增長。摩根士丹利發表研究報告,指澳門十一月中場賭收增長放緩,由九月及十月的分別按年升10%及14%,跌至按年升5%;以重新分類調整基礎計,中場增長為10%,仍低於九月及十月的按年16%增長。大摩認為,根據中國PPI數據反映,濠賭業基本面的週期性反彈將延續至明年首季。大摩認為,如十二月或任何月份賭收增長低於10%,或中國進一步收緊資金外流,行業估值仍有下行風險。博彩業者表示,中場有人流但不能保證“殺數”,中場收入放緩相信與最近港股下跌、內地房地產調控有關,可能會令內地經濟萎縮,促使本澳消費市場淡靜。

 

但近月旅客來澳辦理手續較過去方便,令賭收止跌。十二月博彩表現較去年理想,人流明顯好轉;加上周邊地區打擊博彩業,菲律賓打擊網絡投注、澳洲皇冠賭場員工被扣留等,無形中令賭客回流來澳。有博彩業者表示,最近賭收已止跌,加上周邊地區打擊博彩業,亦令部分賭客回流。值得關注的是,日本開賭對本澳較具影響,政府應要有危機意識,在推動經濟適度多元的同時,支持博彩業發展。尤其應完善仲介借貸制度,法律不單保障借款人,更應該保障仲介人權益。值得關注的是,日本開賭後對澳門博彩業的影響。日本競爭力較新加坡強,對澳門威脅更大,因日本人經驗較豐富,不少日本人來澳參與博彩業,且日本服務娛樂業成熟,且注重誠信,澳門要有危機意識。政府推動經濟適度多元,不應打擊博彩業,應出臺政策扶持行業健康發展,才可提升行業區域競爭力。

 

有報導指,倘未來貴賓廳業務未能跟上發展,會削弱本澳博彩業競爭力。澳門博彩年收入較高峰期減少逾千億元,這部分收入主要源於貴賓廳業務。過去三千多億元收入中,有二千多億元來自貴賓廳,佔七成。政府鼓勵發展中場業務,但中場收入難大幅上升,現時中場和貴賓廳業務各佔半。博彩業調整期下,在減少的一千億元中,有四成應屬政府稅收,即四百億元,賭客獲利後亦會帶動本地消費,有助對澳門經濟。貴賓廳的仲介人業務發展,與博彩業競爭力有直接關係,政府應完善借貸法律制度,降低仲介人的借貸風險,加強保障借貸權益。現時法律祇保障廳主借貸,對仲介人欠缺保障。很多賭客借款後贏錢才會償還,輸錢時就會報警,聲稱借高利貸。倘法

Filtered HTML

  • 自動斷行和分段。
  • Textual smiley will be replaced with graphical ones.

Plain text

  • 自動斷行和分段。
  • Textual smiley will be replaced with graphical ones.
Enter the words above: Enter the words you h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