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賭場公關而已

發表帖子
来源:轉載

各位大佬好,小弟好久沒和大家說說話了,當你們看到這篇文章時,我正從金碧匯彩回來,

我記不得我在賭場贏最多錢的時候,卻清楚記得輸最多錢的時刻,我的腹部像是被受重擊般的沉重,貪婪的我違背自己的原則,越玩越大,曾幾何時從贏一兩百開心不已,到今天不贏他兩三千塊是不會離開賭桌,我不知從何開始說起,只知道這個月將非常不好過,我頭暈想吐,在賭場超過十幾個小時,從兩三百的投注到三千五千的投注都忘了是幾點開始。

贏贏輸輸,直到提不出錢百元鈔票,搭計程車來來回回二三趟,提錢再拼,又拿錢再拼,背的時候就是背,輸的時候就是輸,直到卡刷不出來。

今天才剛領錢,所有的薪水都沒了,殺紅了眼,真的什麼都沒去想,當天就是沒有連贏只有零星的喜悅,無止境的冷汗浸濕了我的襯衫,坐在賭桌上翻牌時,手汗已經讓翻牌都難以熟練的看角猜牌,我知道我已經中毒了,當贏兩三千都沒感覺時,我的本已經無法負荷連輸三把的金額,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只能說後悔自己太貪婪,也真的很想說自己手氣背,算了,下個月再拼,我記得上個月也是這麼和自己說的,真後悔認識在賭廳的朋友,真的很邪門,不碰到你不會信。

在澳門不是賭就是桑拿,其實這些都不帶點絲毫感情的,銀貨兩訖,用四個字就足以形容這交易,就像你花錢她不給你搞你可以告她的,怎麼說一切變得很商業,偶爾連假買了飛往天使城的機票,因為那裡是真正的天堂。

小弟目前在中場當公關也有好些日子了,慢慢變的沒有太多情緒,不再會去同情也很久沒有感動,麻木不仁是必需的,沒有想過要帶著靈魂上班,天天都有人坐在高額投注區裡哭,沒錢沒分沒房,連回家的車票都沒有,對賭場沒有任何貢獻的客人,制度上我們做公關的連施捨的權利都沒有,如今我就像那蹲在場裡哭的人一樣,什麼都沒了,也不值得同情。

說賭場的事情,卻怕在公開場合裡講會被IT部門查到,於是就不講些太敏感的事,想勸勸帶著滿腔熱血的青年,假如你的夢想是在賭場裡工作,千萬別抱持著太大的期望,有失必有得,然而得到的未必比失去的還多,幾年前小弟還在想環遊世界當義工,如今卻拒絕想來討碗粥喝的賭客,倆著之間的區隔是什麼,灰色地帶往往是最考驗道德的界線。

會玩百家樂的人都知道,有所謂的大眼路、小路、蟑螂路,這公式小弟玩到都快背下來,還是死,發明這路子的香港人也早就已經跳樓,沒有人清楚每年賭場在飯店裡清掉多少屍體,只知道澳門政府又要派錢給人民,在充滿階級及歧視的賭場,賺錢是挺容易的,只要你能耐得住著寂寞在深夜裡向你招手的摸摸口袋,記得發薪時身上大約有快兩萬多的港幣,如今卻剩下幾枚銅板,幾個小時後還得上九個半小時的班,身為公關應該看最多,最了解賭場的人,卻落得這般田地,我除了怪自己還能說些啥。

賭場公關,一個令人羨慕的工作,穿得帥帥的,每天待在冷氣房裡,高薪,其實那只是表面的一部分,有時你要比誰都拼才行,因為我們都來自異地,不比別人強,別人根本不會把尊敬掛在你身上,拼的是我的服務,拼得是我的盡業,我手機24小時不離身,別人加班一小時我就加班兩小時,別人應酬喝十杯,我應酬便整瓶罐,吐完再喝的痛苦我比誰都懂。

剛開始常常躺在床上吐,現在至少可以吐在廁所再上床,並不是女生做這工作比較吃香,時常被客人調戲的悶虧,我看在眼裡卻不曾聲張,那些大的非常誇張的客人,其實連最高的經理都怕,一個人可以佔當日高額頭注區百分之十的業績,上個月中場最大的客人請喝酒,所有下班公關幾乎都到場,主任、值班經理都來了,唱歌喝酒的表面下多少氣氛有些僵,看到面試我的主管平常都很端莊,現在卻瘋起來跳王心凌的心電心,還好老闆開心,過了幾個小時老闆說要談生意,於是把整家旗下夜店的音響都關了幾分鐘,莫名其妙的我們只好非常尷尬的清唱,那天老闆買單,我只記得酒不停端上來的畫面,從來沒有斷過。

我是少數會罵人的公關,看到全家老小住在賭場裡近一個月,爸媽再打分,爺爺奶奶再帶小孩的賭客,期求我能送他房間都等著接電話被我罵回大陸,每當面對客人時都必須遵守公司的遊戲規則,送不到餐券,送不到房,你目前資格只有去廁所偷衛生紙,騙騙免費的飲料和茶水,大陸客人比香港客人來的慷慨仁慈及豪爽,香港人玩得很小又很會吵,投資在他們身上的時間都可以照顧更多的大客,賭場最討厭的莫非就是香港人或新加坡人了。

每一份工作都有他辛苦的地方,賭場公關工作並不複雜,複雜的是人,尤其是當牽扯的利益越大的時候,人往往會變得非常醜陋,不可否認這行薪資不低,當你願意犧牲一切去換取金錢時,這投資報酬率是非常可觀的,然而就像尼采所說的,當你凝視著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著你,唯有內心堅強到毫不動搖的人,才可以不弄髒手做事,可惜好人不長命,沒人想當壞人。

幾天前我上夜班獨站在櫃台,有個台灣來的阿姨跑來找我聊天,說我和他的女兒一樣年輕都很勇敢,獨自在異地打拼,說想要幫我加油為我打氣,告訴我台灣的青年都很堅強可以獨當一面,回想當下的那個時候並沒有太多的感觸,用淡淡的口吻說這也沒什麼好厲害的地方,直到最近和幾名同事去慶生唱歌時,業績最強的LINA唱到一半突然蹲在地板上哭得令人心疼,我想說我懂了,其實我們都不勇敢,只是我們只能勇敢,自己選擇的路,跪著也得走完...

貼切……女公關太出色抑或大客突然發神經要換前一個公關,躺著都會中槍.
公關界的黑暗……真的要心臟夠力和徹底沒收自己的真心才能活。
就算為了避開同事間的為大客所起的尷尬,也是不可能的,大客只要說一句換公關,管他真的還是假的,被大客指定的那個公關就絕對會被攻擊,在賭場裡絕對不要有多餘的心,私人的一切絕對不要提也別想在那裡交朋友,否則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10個有9個都是這樣子、管你是哪裡人…
這是真人真事嗎
好貼